擇一城而終老

       如果腰缠大把的时间,让我选择一个城市终老,这个城市一定要丰富。

       生命太短,最没有意义的就是不情愿的重复,所以人生第一要义不是天天幸福,而是天天不烦。喜怒哀思悲恐惊,酸甜苦辣咸麻涩,都是人生经验,整天笑的是傻强。生物教授说,衡量一个生态环境,最重要的是物种多样性。如果天下只有一种水稻,这种水稻的天敌一出现,全人类就没食儿吃了;如果天下的姑娘全是苏小小,结果像杨门女将才是超级美女,全人类就要绝种了。
一个城市的丰富程度,有4个衡量角度。

如果腰纏大把的時間,讓我選擇一個城市終老,這個城市一定要豐富。

      生命太短,最沒有意義的就是不情願的重復,所以人生第一要義不是天天幸福,而是天天不煩。喜怒哀思悲恐驚,酸甜苦辣鹹麻澀,都是人生經驗,整天笑的是傻強。生物教授說,衡量一個生態環境,最重要的是物種多樣性。如果天下只有一種水稻,這種水稻的天敵一出現,全人類就沒食兒吃了;如果天下的姑娘全是蘇小小,結果像楊門女將才是超級美女,全人類就要絕種了。
一個城市的豐富程度,有4個衡量角度。

第一是時間,時間上的豐富是指建築的歷史跨度。同一個城市裏,方圓十幾裏,有六世達賴幾百年前坐看美女如雲的酒館,有昨天才為青藏線建成的火車站和洗手間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是空間,空間的豐富是指建築的多態性。一個城市,形式上,古今中外,不要全部大屋頂建築,外墻上貼石膏花瓶,也不要全是後現代極簡主義,一門一窗一墻。功能上,不要全是食街水煮魚,也不要全是天上人間洗浴桑拿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是時間上空間的集中度,要有細密的城市路網,讓人能在最短的時間到達最豐富的空間,寄情人卡、買豬頭肉,走路十幾分鐘或者最多騎車半個小時內全都解決。

        第四是人,人的豐富是指五胡雜處,萬邦來朝,清華理科生和地鐵歌手、劉胡蘭和劉亦菲、劉翔和劉羅鍋,百花齊放,萬紫千紅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按這樣的標準篩選城市,上海不理想。雖然路網密集,生活精致方便,新出的建築也算有品位,金茂凱悅像寶塔,上海博物館像銅鏡,外灘中心像蓮花,但是年頭太短,外灘就像紐約幾百條街道中的半條,基本上都是上個世紀初的東西。人也太一樣,一樣上班勤勤懇懇為老板打工,一樣下班勤勤懇懇陪老婆,價值體系完整穩定,芙蓉姐姐之類,3秒鐘就會被全體上海人歸類為腦子壞掉了,然後不再提起,依舊毛蟹年糕梧桐旗袍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